首页 > 全本小说 正文
龙耀天下西门小吹雪最新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时间:2022-05-14 15:21:26作者:小金

《龙耀天下》小说介绍

有网络作家西门小吹雪编写的都市小说小说《龙耀天下》,深受书友的广大喜爱,书中精彩段落节选:独步天下的绝世高手韩风,被师父逼迫下山履行婚约,却发现未婚妻国色天香,这婚......还退吗?...

《龙耀天下》 第6章免费试读

第6章

韩风不理她了,说道:“赶紧的,找钥匙!”

两人开始在房间里翻找老爷子的衣服、瓶瓶罐罐、犄角旮旯。

“别找啦,钥匙你们找不着。”

赵璇和韩风同时一怔,看向床上的老爷子。

老爷子醒了!

赵璇大喜。

她跑向床边,看样子要扑上去。

几步外的韩风忽然而至,一把拉住她,往后一拽。

“别晃老爷子,五行针法跟续命针差不多,经不起折腾。”

“要是被你刚才一晃,直接就跟阎王喝茶去了。”

赵立山呵呵笑。

“一把老骨头,不碍事,还怕什么阎王。”

赵璇道:“哎哟,爷爷,你,别说的这么吓人。”

赵立山呵呵笑道:“刚才你们一个说要退婚?”

韩风低头笑。

他又问道:“丫头你还想不嫁?”

赵璇无奈道:“爷爷,我一看他,就把他排除我的白马王子之外。”

赵立山轻声缓气的说道:“什么白马王子,小风骑个驴都比你的白马王子强。”

“我。我。”

赵璇瞪着眼,半天接不上话。

她又激动说道:“我刚进来,她就顺着我的腿直溜溜的看,他就是个色胚!我才不喜欢他。”

赵立山道:“谁让你**长裤子,还怪人家了。多看你一眼又没少一两肉,人家那是稀罕你。你要长的跟老家的歪枣树一样,我还不答应这场婚事,白瞎了小风这个人。”

“我。”

赵璇欲哭无泪,韩风憋着笑。

“爷爷,你这么偏向他,他是你亲孙子啊?”

赵立山道:“别扯没用的,他要是我亲孙子,你们成婚律法也不同意。”

韩风噗呲笑了。

赵璇抬起**的拳头打他,被韩风躲到。

程洁刚好端着汤药进来,看到这一幕。

“小璇!”

赵璇看了眼她妈,她妈对她微微蹙眉使个眼色,让她懂点礼数。

赵璇气的不行。

这一家子人,为什么都偏向韩风!

程洁赶紧对韩风说道:“小风,多亏了你,爷爷这么快就醒过来了。小璇喜欢闹着玩,你别介意。”

韩风笑笑没说话。

程洁端着碗,用调羹给老爷子喂药。

赵老爷子一撇头,眉心的银针还在颤动。

“我不喝。”

程洁紧张问道:“这。是。为什么啊?”

“大哥大嫂他们昨天在这熬了一天,这不刚回去休息嘛,估计还没睡醒。”

赵立山道:“你们的心意我知道,我一个老头子也没那么小心眼。”

韩风提醒道:“老爷子要尽快把汤药喝了,针法最多维持半个小时。”

要是半个小时过了,他都没办法。

程洁一听更紧张了,说道:“爸,赵正在下面马上就上来。您什么事儿啊,什么事先把药喝了。”

赵正也慌里慌张的跑进来。

见老爷子不喝药,急忙问什么事。

赵立山说道:“一个要退婚,一个不想嫁。唉,活着没意思。”

“你!”

赵正当场火了,扬起巴掌就要打赵璇。

程洁一手端着碗,一手赶紧拦下他。

“有话好好说,你打闺女。”

赵璇不服气说道:“我就不嫁给他!一辈子不嫁人也不嫁给他!”

程洁气的深吸一口气,也不拦着赵正了。

“你!”

赵正又要抬手打赵璇。

赵立山道:“都不是小孩儿了,打有什么用?”

“从小到大,我都舍不得碰一指头,你动手试试?”

赵正气的,对老爷子说道:“我说,你也别生气,都是你惯的。”

赵立山冷哼道:“一个女娃,我不惯她惯你啊?”

程洁对赵璇说道:“小璇,别惹你爸生气了,爷爷的命可在你手上攥着,你可不能不懂事。”

赵璇泫然欲泣道:“为什么我非要嫁给他啊?”

赵立山道:“我告诉你,这是个什么事。”

“当年,咱家就一个小药材铺子,勉强吃个饱。”

“你六个月大生了场大病,差点就没了。”

“谁救了你知道不?是小风他师父,这才定下娃娃亲。”

“小风他师父给了咱家一些药方,医书,才有现在的家世产业。”

“要不然,你别说开跑车啊,吃个牛排啊,屁都没有。”

“知恩图报,遵守信诺,人之根本。”

“再说了,小风哪里比你差?大个子,长的又精神。”

“就你那光溜溜的腿,跟下水田插秧似的,**也就两腿泥。大街上比你的腿壮实有劲的多了去了,你下田干活都没劲。”

被爷爷埋汰一通,赵璇的自信心备受打击,快要哭了。

赵立山停顿下,说道:“行了,行了,你们先出去,我跟小风说说话。”

程洁把盛着汤药的碗放下,对韩风说道:“小风,提醒爷爷喝药哈。”

韩风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

程洁拉着抹眼泪的赵璇走了出去。

赵立山对赵正说道:“以后闺女嫁出去就不是你家的人,你还打什么啊?你也出去。”

赵正扶了下眼睛,拍了拍韩风的肩膀,走了出去。

韩风坐在床边。

赵立山呵呵一笑,显得很人老成精。

“小风啊,我这病也就你能医。”

韩风叹气道:“八步蛇草、天齐花、龙炎子。研磨成粉,治疗胸闷、失眠、焦虑。玩的好,疗效很好。玩不好,睡过去醒不来。”

“老爷子,在我师父给你的医书上看的吧?您玩过头啦!”

赵立山呵呵笑道:“我就是想试试,给药厂开发新药,没想到把自己睡过去了。”

韩风道:“这个简单,回头我给你个配方,十个,多少都行。你把婚契和玉佩还我。”

赵立山呵呵笑。

“这孩子,我做这么多年生意,这账我还算不清?”

“你要是成赵家女婿,我还要你配方做什么,是不是?”

“赵家家业这么大,够你们孩子孙子吃喝不愁了,不比山上好?”

“看看小璇,要模样有模样,要**有**,肯定生大胖小子!”

“你师父眼力比你强太多了,要不怎么会给你定下这个亲事不是?”

韩风低着头笑。

这老头,刚才把她孙女埋汰的不行,现在又夸起来了。

人老鬼精,还把师父搬出来。

赵立山知道。

这家伙是铁钩子抓不住的玻璃球,不摁住他,他肯定不会点头。

但他还有个杀手锏。

赵立山道:“听你说,你玉佩信物丢了?”

韩风点头。

“来的路上救了个坠江的女孩,不知道玉佩掉江里了,还是在给她穿的布衫口袋里。”

赵立山呵呵笑道:“别想了,在江里游一圈,玉佩还有?”

他心里乐呵呵。

据他了解,青衣道人当年在云城定下三家亲事。

赵家是其一。

这玉佩信物没了,他省心,小璇也省心了。

“当年婚事怎么说的,信物代表人,婚契代表事。”

“没信物,我婚契没法给你啊,是不是?”

“按我说,就踏踏实实住下,跟小璇好好过日子。”

韩风欲哭无泪。

那女孩一时找不到,赵老头以死相逼。

自己总不能在短时间里,再去江里游一圈把玉佩找回来吧?

赵立山呵呵笑道:“小风,药,药,我先喝了药保住命,还等着抱大胖小子。让你妈给你们布置下屋子,先住下,婚事以后再办。”

“王八看绿豆,看着看着就对眼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