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全本小说 正文
(独家)开局成了哮天犬小说第8章 可怜的反派,身残志坚

时间:2022-03-21 19:08:08作者:小王

《开局成了哮天犬》 第8章 可怜的反派,身残志坚 免费试读

哗啦啦——

铁片掉了一地。

"我的宝剑——"青年嘴巴长得老大,简直难以相信眼前这一幕。

说好的削铁如泥,像豆腐一样刺穿呢?

自己的下品宝剑反倒像是豆腐撞在铁板上一样,碎成渣渣!

萧恬刚刚差一点以为自己要死了,却没想到这货家伙那么软,竟然连他的肉身都破不了。

"嘿嘿!小老弟,你这明显差点意思啊!"

他挺起腰板,'嘶啦’一声将上半身的衣服扯了下来,笑吟吟地朝着青年走了上去。

青年刚失了法宝,心都在滴血,此刻见萧恬赤果着上身满脸坏坏,顿时联想到别样的精彩,连忙捂住领口,**死死地贴在墙上,惊恐道,"你,你想干什么?我告诉你,我可是天元宗内门弟子!你今日若是敢动我,天元宗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"

"放心,我只想让你看看这坚实的背!"说着,萧恬还特地转过身去,背对着他摆了一个坚挺的Pose!

"yue——"

青年一阵干呕,差点恶心到咬舌自尽。

这小子瘦得跟猴一样,两扇肋骨肉贩子倒搭钱都卖不出手,哪来坚实的背?天底下怎么会有这般不知廉耻的人!

看到青年一脸的鄙夷,萧恬的脸色一僵,单手扯起他的领口就是一顿啪!

啪啪啪——

直接抽到青年怀疑人生,萧恬这才停下手,满脸不悦地说道,"玛德!还敢挑三拣四?赶紧把衣服给我脱了!"

这大冷天荒郊野岭的,老子找件像样的衣服容易吗!

"你,你真是——"

青年吓得瞳孔猛缩,只可怜他背后是墙,早已无路可退了!

"我是你爹!乖乖自己脱,别逼老子动粗奥!"

萧恬一边说着,竟然开始埋头将裤绳解开。

青年见此一幕眼泪吓得瞬间就下来了,连忙扑到在萧恬身前,哭天抹泪道,"大哥啊!不要啊!我还没处过道侣,我还没拉过小手啊!"

萧恬微微一愣,不知怎么了,脑海里顿时浮现出当时在天牢,猫女将纤纤玉足伸过来那一幕。

"哦?道友也对脚感兴趣?"他志同道合地问道。

说着,萧恬脱下裤子,弯腰准备脱鞋。

"这——"

青年见他要脱鞋,哭得更加凄惨,连忙道,"不要哇!大哥!我,不是我想要威胁您,是我们天元宗那些长老!他们都十分记仇,若是听说你糟践了天元宗的弟子,他们绝对会来找你寻仇的!"

听到这话,萧恬微微一愣,觉之有理地点头道,"这你倒是提醒我了。"

斩草得除根,不然像前世里小说里写的,一会蹦出来一个叔伯,隔三差五跳出来个师父,他可懒得应付。

青年一见有戏,语气立马强硬了不少,说道,"大哥,不瞒您说,我们天元宗很强的,那些长老们手段个个狠辣无比,要是,哎哎!不要啊!你不要过来啊!"

他的话刚说到一半,只见萧恬竟然直接如狼似虎地扑了上来。

由于对方反抗地相当剧烈,所以足足折腾了半柱香,萧恬这才心满意足地穿戴好天元宗的道袍,十分轻松地说道,"去把你们天元宗的人都叫来,让爷爷我一网打尽!"

先别管这个天元宗实力到底如何,这身衣服倒是相当暖和,应该是什么兽皮和一些特殊棉料制成的。

"你,你这个禽兽!魔鬼!你不是人——"

青年浑身上下空无一物,被寒风吹得瑟瑟发抖,听这话更是当场吐血三升。

这小子疯了吧?竟然还给他机会回去摇人?

"你去不去?不去老子打死你!"萧恬两眼一瞪,抬手就是要打。

玛德!看在这身衣服的份上,老子忍你很久了!从一开始就在那骂,真心不知道大丈夫能屈就能能伸?

"你!你别后悔!"

青年话音未落人就已经冲了出去,头也不回地大叫道,"小子!你给我等着!今日之辱,咱们来日方长!"

"呵呵,兔子的尾巴长不了的,就知道蹦跶!"萧恬不屑一顾地冷哼道。

随后,他悠哉哉地在山寨里逛了好半天,惊奇地发现,这个匪窝的地理位置易守难攻,简直是居家打怪猥琐发育的绝妙之地!!

不如,让那些村民们搬到这来?

萧恬心中思量着,这才从寨子里慢悠悠的出来,动身折返。

等他回到村子的时候早已经是后半夜了,但是家家户户却都还亮着灯。

毕竟发生了这种事,任凭谁都无法安然入睡。

就连村里那些孩童们此刻都还睁着眼,天真地问父母道,"爹,娘!咱们的大英雄什么时候回来呀?"

就在这时,村子里却突然传来一阵骚乱。

"快!大家快出来!仙长回来啦!"

挨家挨户听到呼喊,争先恐后地跑了出来,在村长林老汉的带领下,又是'噗通噗通’,在萧恬面前跪倒一片。

"小哥果然是仙人!出去一趟,连行头都有了!"

"仙长,多亏了您仗义出手!"

"您仙人之姿,那些山匪们根本不是对手呢!"

"也不看看仙长是谁!那可是在匪群当中七进七出,杀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!"

萧恬听得一阵心花怒放,连忙笑道,"诸位快快请起!都是常规操作,洒洒水啦!"

好家伙!在凡间老子昂首挺胸横着走,不比在天庭做狗低三下四强?

林珠儿搀扶着阿爹林老汉站起身来,听着别人夸赞萧恬,心里更是一阵小鹿乱撞。

他真是仙人吗?前些日子她捡回来的那条丑狗好像不见了,莫非——

想到这里,林珠儿霎时俏脸一红,心中轻啐道:怪不得自己每次换衣服的时候,都觉得那条狗不怀好意……

林老汉对萧恬仙人的身份坚信不已,恭敬道,"仙长,您方才去了那么久,可是到了那山匪老巢?"

此话一出,全场瞬间戛然一静,只剩下几个不懂事的孩童连连叫道,"哦哦!仙长!快讲讲!讲讲!"

然而,萧恬却是脸色一变,满口苦笑道,"别叫我什么仙长了,叫我小哥哥吧!这次山匪突然袭击,其实是——"

随后,他有些气氛的将事情原委简单说了一遍。

当众村民听到这一切竟然是天元宗的人指示的时候,所有人的脸色皆是大变!

"什么?天元宗!"

"怎么可能,竟然是天元宗!"

"爹,娘!什么是天元宗呀?"有孩童好奇地问道。

"嘘!大人说话,小孩子不许插嘴!"立刻有大人呵斥道。

萧恬看着村民们一个个紧张无比的反应,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他还以为天元宗那个**是在吹牛逼,却没想到这天元宗真这么令人闻风丧胆?

小说《开局成了哮天犬》 第8章 可怜的反派,身残志坚 试读结束。